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1.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2. 首页 > 新闻 > A股

  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  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?#20445;?br>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抛能源、买美股、投资虚拟货币,各国主权财富基金都在忙什么

      第一财经2019-03-13 11:02:44

      简介:截至2月末,挪威全球政府养老基金GPFG依旧是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,中投紧随其后

      据主权财富基金研究所统计的数据,截至今年2月末,挪威全球政府养老基金(Global Pension Fund Global,下称GPFG)依旧是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,中国投资公司紧随其后。

      主权基金又称主权财富基金,主要指掌握在一国或地区政府手中用于对外进行市场化投资的资金。第一财经记者近期梳理发现,不同国家的主权基金呈现出不同特点。

      挪威:抛售上游能源资产

      近期,关于GPFG抛售手中持有的所有油气勘探公司股票,是否意味着该主权基金退出石油投资领域?从而受到市场热议。

      自2017年以来一直,GPFG一直希望抛售与石油和天?#40644;?#26377;关的资产。然而,由于当时的GPFG的持有资产中大部分与该行业相关,挪威财政部认为这么做并不合适。因此,GPFG计划剥离大约150家“上游”的石油和天?#40644;?#20844;司,价值约为75亿美元。据统计,这些公司权益价值占整个基金池的比例约为1.2%。

      所谓“上游”,即是专注于勘探和生产的相关公司,因此例如Cairn Energy,Anadarko Petroleum和Chesapeake Energy等都将可能被从投资组合中移除。

      该国财政部称,这么做的?#21208;?#26159;减少挪威对不稳定的石?#22270;?#26684;风险的敏?#34892;浴?#30707;?#22270;?#26684;或许还会像2015年和2016年,存在下跌的趋势,因此调整基金投资组?#24076;?#25552;高多元化是一个路径。

      “我们的?#21208;?#26159;?#22270;?#20877;次下跌前,能?#34892;?#38477;低我们共同财富与?#22270;?#20043;间的共振。”挪威财政部长Siv Jensen称,“因此,相比于直接抛售能源股,抛售勘探和生产石油和天?#40644;?#30340;上游公司股票是更为正确的做法。”

      现在该决议正等待议会批准。GPFG表示,如果获得批准,上游公司将“在更长的时期内被逐步淘汰”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Pension & Investments的报告,美国共同基金投资者在四?#24452;?#25243;售了大约380亿美元的国内股票基金和360亿美元的其他国家股票基金,并同时抛售了总额超过870亿美元的固定收益基金,大举套现。而回顾GPFG过去一年的表现可?#33489;?#29616;,其于2018年11月和12月的全球市场动荡期间反其道而行,“扫货”股市,因此受到了重挫。

      挪威央行(Norges Bank)上个月底表示,该基金2018年在股票市场上亏损了557亿美元(约4850亿克朗)。挪威央行负责管理政府养老基金,该基金成立于1990年,主要用于投资挪威石油部门的盈余收入。

      2017年该基金的总值增长了13.7%,2018年却马失前蹄。6.1%的跌幅使得该基金的2018年度业绩成为历史倒数第二,挪威央行将基金整体市值下跌归咎于股票市场的波动。

      “这是该基金第一次出现如此的大幅下跌,”基金首席执行官Yngve Slyngstad在月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。“另一次出现在2002年,且幅度小得多。”

      2018年12月或许是美国股市自2018年12月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月份。政府养老基金全球借此机会以?#22270;?#36141;买股票,从客观来?#27492;?#20046;符合传统的投资判断。

      然而,在2018年期间,该基金的股权投资损失了9.5%,固定收益投资下滑0.6%,而非上市房地产投资上涨7.5%。挪威银行行长奥?#20102;固?span style="font: 400 13px/20.8px sans-serif, Arial, Verdana, "Trebuchet MS"; text-align: left; color: rgb(51, 51, 51); text-transform: none; text-indent: 0px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text-decoration: none; word-spacing: 0px; float: none; display: inline !important; white-space: normal; cursor: text; orphans: 2; font-size-adjust: none; font-stretch: normal; background-color: transparent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;">·奥尔森(Oystein Olsen)表示,“尽管2018年业绩表现疲软,但长期回报率仍然良?#20204;?#39640;于基准指数的回报率。”

      截至2018年年末,挪威主权财富基金的市值为9.67亿美元。其中,66.3%投资于股票,3%投资于非上市房地产,30.7%投资于固定收益。该基金持有份额最大股票?#30452;?#20026;微软(75亿美元),?#36824;?3亿美元),谷歌(67亿美元),亚马逊(64亿美元),雀巢(63亿美元)和荷兰皇家壳?#30130;?0亿美元)。

      马来西亚:将分拆商业和战略投资组合

      主权财富基金2018年受到重创的还?#26032;?#26469;西亚政府的战略投资基金。马来西亚国有控股公司国库控股有限公司(Khazanah Nasional fund,下称:国库控股)2018年未?#19978;?#30340;税前损失为62.7亿林吉特(约合15.4亿美元),主要持股金额大幅缩水。

      不过,马来西亚国库控股董事总经理?#31561;鸕略?span style="font: 400 13px/20.8px sans-serif, Arial, Verdana, "Trebuchet MS"; text-align: left; color: rgb(51, 51, 51); text-transform: none; text-indent: 0px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text-decoration: none; word-spacing: 0px; float: none; display: inline !important; white-space: normal; cursor: text; orphans: 2; font-size-adjust: none; font-stretch: normal; background-color: transparent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;">·?#24213;?#23433;(Shahril Ridza Ridzuan)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现乐观,称此次亏损是暂时的挫折,并表示国库控股将在2019年反亏为盈。据介绍,该主权基金目前持有价值约1360亿林吉特的可变现资产,低于一年前的1570亿林吉特。

      国库控股方面还表示,将分拆为两只基金:一只是商业基金,专注于从所持股份中寻求回报;另一只是根据政府政策管理的战略投资组合。商业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将包括贷款机构联昌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(CIMB Group Holdings)和医院运营商IHH Healthcare,而战略投资组合的投资标的将是马来西亚电信(Telekom Malaysia)和电力公司Tenaga Nasional等公司。

      随着马来西亚政府努力?#25351;?#36130;政健康,与政府挂钩的基金或将被要求提高?#19978;ⅰ?#23613;管国库控股坚称其出售股份并非为了短期利益,但它可能面临类似去年11月出售部分IHH股份的压力。

      埃?#22467;?#26032;设主权财富基金

      埃及总理穆?#39038;?#27861;·马德布利于3月2日发布了关于该国第一只主权财富基金的消息。该国政府全资的2000亿埃及镑(约112亿美元)主权基金,旨在促进国家的长远的可?#20013;?#21457;展。

      埃及规划部长哈拉·赛义德3月3日表示,该基金是一个主权投资实体,由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全资拥有。“它的目的是通过?#34892;?#31649;理资产,为埃及的可?#20013;?#21457;展做出贡献。”

      根据议会批准的规定,除了实收资本外,该基金还将从埃及政府当局,各部委及其他国营机构获得闲置的资产。

      为此,赛义德进一步解?#36864;擔?#35813;基金有权与阿拉伯和其他外国基金合作。它可以与当地?#25509;?#37096;门和外国投资者建立合资企业和子基金。

      埃及经济与战略研?#26607;?#22363;负责人拉沙德·阿布多则表示,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,该基金也是政府为增加国家资产所做出的努力。“它将高?#30830;?#21153;于所有部门,最重要的是,它是解决埃及国家预算赤字的理想方法之一。“阿布多表示。

      “在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等阿拉伯国家,石油一直是主权基金融资的主要资源。在埃?#22467;?#36825;里充足的未使用资产将成为核心资金来源,“阿布多称。

      Tahrir News门户网站援引财政部长穆罕默德·马特(Mohamed Maait)的表述,截至2018年7月17日,埃及共有4135座未使用的公共资产。该基金将被完全授权出租,出售和收购任何国有资产,包括建筑物和土地。

      阿布多进一步称:“埃及尚未开发的资产价值在1万亿埃及镑到2万亿埃及镑之间(在651亿美元到1123亿美元之间),这将为该基金提供庞大的资金。“

      世界银行称,为埃及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将是未来几年的挑战。在去年12月?#40644;?#39064;为“在基础设施中实现私人投资和商业融资”的文献中,世界银行集团敦促埃及在其基础设施项目中依赖?#25509;?#37096;门。

      新加坡主权基金频频“涉足”?#29992;?#24065;

      尽管?#29992;?#36135;币的价格在2018年大幅下跌,但一家大?#22270;用?#36135;币交易所的股东中疑似出现一家大型国有投资基金的身影。

      有媒体报道称,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,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)或已经成为Coinbase的投资者之一,而Coinbase正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?#21448;?#26087;金山的数字货币交易所。

      GIC是全球第九大政府财富基金,截至2018年6月管理着约3590亿美元的资产。

      在2018年10月Coinbase的E轮股权融资中,参与者包括Tiger Global Management、惠灵顿管理公司(Wellington Management)、安德森·霍洛维茨基金(Andreessen Horowitz)、Polychain Capital和Y Combinator等基金。不过,当时并没有提到GIC是否参与其中。

      Coinbase目前的估值为80亿美元。根据公告,Coinbase预计2018年的收入为13亿美元,主要来自在该平台上的交?#23376;?#37329;,以及该公司?#29992;?#36135;币的价值。

      GIC首席执行官林国杰(Lim Chow Kiat)此前曾表示,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将避免与?#29992;?#36135;币相关的投资,因为这违反了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投资使命,即“保护和增强新加坡金融储备的国?#20351;?#20080;力”。

      不过,2018年10月,有媒体报道称,由新加坡另一家国有投资基金淡马锡控股(Temasek Holdings)支持的顶点创投(Vertex Ventures)向Binance投资了一笔金额不详的资金,为这家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?#29992;?#36135;币交易所进军新加坡做准备。之后,又有媒体曝出淡马锡对企?#30331;?#22359;链软件公司和全球银行财团R3的投资。

      责编:黄向东

     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。未经第一财经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APP
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日报微博
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微信服务号
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微信订阅号

      点击关闭
      福建11选5的走势图

       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  1.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    1. <dl id="wyn7e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