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1.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2. 首页 > 新闻 > 商业人文

  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  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?#20445;?br>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千里归途丨一针一线传承文化之美,黄土梁峁上的东乡绣娘

      第一财经2019-03-04 22:16:22

      简介:如今,对手艺的崇敬,正在东乡绣娘的针线间逐渐复苏,也让妇女得以走出家门,接受新事物。
      一针一线传承文化之美,黄土梁峁上的东乡绣娘

      编者按:新的历史时期,乡村振兴上升到中央战略层面。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,20字方针令青山绿水间焕发勃勃生机。第一财经携手碧桂园,在全国多地乡村走访,记录下那些回到家乡创业的年轻人。他们的归来,令乡村繁华再现。

      东乡土本土刺绣工坊的绣娘。 摄影/王晓东

      严冬里的西北大地,原本裸露的黄土披上了皑皑白雪,沧桑中多了几分冷峻。寒风凛冽,群山梁峁更显得高耸而破碎。自兰州市区南下,两个小时的车程之后,驶上国道,在一弯又一弯的路口,迎接着相同景致,“乱石多破碎,崄巇径逼仄”。

      山脉并无明显走向,只看得出较大的山梁和深沟?#26469;?#30456;间,向远方延伸。在寒风凛冽的冬日,我们来到大大小小梁峁辐射的中心——甘肃东乡族自治县的县城锁南镇,它像一个马鞍,稳稳地骑跨在山梁上,下了山,便是临夏回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。800多年前,成吉思汗军队中的工匠和士兵们定居在贫瘠的黄土坡,为这片土地带来又一轮嬗变与融合。

      被薄雾笼罩的视野里,夕阳下更深沉的颜色是一座座古朴的村落。免古池、阿娄池、?#24515;?#27744;、依哈池、阿拉素池、诺克土,东乡语中?#30452;?#24847;为银匠、编织匠、铁匠、钉碗匠、制革者、纺织匠。这正是当年的工匠们留下的痕迹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业缘成为东乡乡村社会的构成形式。男人们操起熟悉的手艺谋生养家,女人们则?#26377;?#23398;?#25353;?#32483;和厨艺,凭一双巧手打理家务。

      马箫箫家中的“菜瓜枕头”已有百年历史。 摄影/戴茜

      90后东乡女孩马箫箫,家中仍保留着一对太爷爷母亲亲手缝制的“菜瓜枕头”,已有百年历史,形状长而方,周身包裹黑色绸?#36857;?#19968;红一蓝帛面上绣着鲜艳的花枝。当年,太爷爷常枕着它办公,后来布面破损换过一次,但花样还是原来的。“相比南方刺绣,我们东乡刺绣的特色就比较粗犷,颜色比较新鲜。”她告诉第一财经。

      在东乡妇女人手一根绣花针的年代,马箫箫还是个满山跑的皮孩子,六七岁的时候她跟着阿姨,第一次做了一个小香包,歪歪扭扭地绣上自己的名字,?#19978;?#26377;次搬家弄丢了。大学毕业后,她偶然的机会回到家乡,再度接触刺绣,想起小时候弄丢的那个香包,那种跃?#23621;?#35797;的喜悦也清晰起来。2018年7月,她在东乡成立土本土刺绣工坊,聘请当地绣娘,一?#21335;?#35201;复兴东乡刺绣。

      2018年7月,马箫箫在东乡成立土本土刺绣工坊,聘请当地绣娘,想要复兴东乡刺绣。摄影/王晓东

      绣娘们起初半信半?#26705;?#21040;后来就争着来参加培训、做工,每月可赚上几百上千。在不富裕的东乡,这是笔不小的收入,有?#33487;獗是?#22905;们可以买些?#36335;?#21644;化?#36924;罰?#19981;用看男人?#25104;?#20102;。聚在一起学技艺、绣产品,绣娘们从当初的不自信,到慢慢在心里燃起一团希望的火。

      刺绣技艺日渐凋零,马箫箫想努力博一下,把属于东乡女人的传统文化脉络接续起来。

      黄土高原风格的刺绣

      与县城簇新的人民医院、体育场、电商城相比,土本土刺绣工坊所在的达板镇,更多的是工厂和高耸的大烟囱。这里是临夏州的东大门、东乡县的经济重镇,也是马箫箫生活了十年的故乡。

      东乡县达板镇舀水村航拍。 摄影/吴军

      读完一年级,她就跟着父母去了兰州,只有寒暑假回舀水村的这处宅子。黄土高原冬长夏短,春秋连绵,传统的东乡族民居简单实用,一丈多高的土墙内,多为两面房,也有三面、四面盖屋,但马家庭院保留了对汉文化的亲近,门廊饰以花卉图,天井的小树遒劲地舒展着,等待来年抽枝。20年前,这处热闹的?#20197;?#36824;生活着四代人,不断添丁,又加建了一栋两层楼房和裙房。

      马箫箫家在舀水村的祖宅。 摄影/吴军

      祖宅既有东乡族的传统民居特色,也保留了对汉文化的亲近。 摄影/吴军

      1997年的秋天,老宅最后一次翻修,伴随长辈辞世,后代分家,土木?#23745;?#30340;建筑慢慢朽去。马箫箫2018年夏天回到达板镇,把一间宽敞的平房简单布置后作为了绣坊的生产间。

      12月中,雪后气温跌破零下10℃,这天9点起,陆陆续续来了十多个绣娘,有20岁的新娘,也有年近六十的?#22799;?#22902;。

      东乡族女性受教育水平低,日常活动圈子狭小,再加上“上炕裁缝下炕厨子”的约定俗?#26705;?#21050;绣成了旧时妇女为数不多的乐趣。在商品服装未曾流行的年代,闲暇时她们总是三五成群,聚在树荫下或是炕头,一边绣花一边聊天,?#24213;?#27604;较谁的手艺更好。从门?#34180;?#26517;套、靠垫,到鞋垫、袜子、兜肚、耳罩等,她们一针一线装点起家中的一什一物。

      同样以花草图案为主,东乡刺绣的配色、造型更大胆。除了雅致的平绣,当地另有一?#21046;木?#29305;色的剁绣,以类似缝?#19968;?#38024;的剁花针,?#25163;?#22320;刺进绣品里子,稍错针脚再迅速拉出,一松一紧,使丝线在绣品正面形成凸起的连续纹路,手法讲究缝、挑、绣、绕、插、绾等,立体感强,颜色鲜丽,适宜表现茂密、粗犷的图案。

      这些不算复杂的花样,马箫箫按件计算,绣娘最少能拿20元。?#20439;?#19968;个月后,舀水村越来越多的妇女想要加入,还有从其他乡镇慕名而来的。“我们这里有很多会刺绣的人,只是他们没有机会从家里走出来,接触外面的世界。”

      让东乡妇女走出家门

      马箫箫童年时的舀水村,充满野趣。她和小伙伴们在山上晃悠,去河里抓鱼,没少挨骂。20年后,她返乡创业,回到见证家族起落的达板镇,记忆中的东乡也剥去了岁月的滤镜。

      “陇中苦瘠甲天下,东乡苦瘠甲陇中。”

      ?#27604;?#31934;致、衣着时尚的马箫箫到乡亲家做客,门帘后投来好奇、羡慕的目光,这深深触动了她。东乡人均受教育年限7.2年,据报道有6.7万农村妇女几乎没有上过学,她们承担繁重的家务和农活,整天围着羊圈锅台转,“不敢出门、不能出门、出不了门”。

      东乡族女性受教育水平低,日常活动圈子狭小,刺绣成为旧时妇女为数不多的乐趣。 摄影/胡军

      达板镇距兰州市区仅一小时车程,自古重商,相对富裕。她原以为这里的妇女会开放一些,没想到和20年前没两样:客人来了不能露面,承担各项事务,却没有精力关注自己。“换位思?#36857;?#22914;果是我过这样的生活,而且是一生,无法想象。”

      马箫箫冥冥之中做了跟她太爷爷马国泰相似的事。上?#20848;?0年代,马家太爷拖着两条病腿奔波,带头捐建了有12间教室的红柳小学,并为东乡六中新修了三幢砖混教学楼。马箫箫小时候四代同住,长辈们总是语重心长地教导家里的孩子,要多帮助那些有难的人。

      现实残酷,马箫箫想带领妇女做刺绣,却低估了来自家庭的重压。有的丈夫怀疑不是“正经”工作,还有的让妻子带着孩子一起上班,五花八门的状况,让她?#20013;?#21448;气。“她们家里人不同意,觉得女的不?#38376;?#22836;露面,不相信是有意义的事,更不相信一个妇女能为家庭带来改变。”马箫箫倔劲来了,干脆挨个找上门去,一次不行去两次,带上水果,恳切地请求家人让媳妇试试。她先给她们布料和彩线试试手,只要绣出来质量合格,都出钱回收。

      后来,绣坊建了微信群,发?#23478;?#39033;工作,多的时候有20多个绣娘上工,手艺好的月收入1000元以上。“之前她们完全没有自己的收入来源,现在每个月至少能买?#36335;?#21270;?#36924;罰?#19981;需要向男人伸手要钱,足够琐碎的生活开销。”马箫箫说。东乡山大沟深,属于国家级贫困县,2017年农村?#29992;?#20154;均可支配收入仅为5000元。

      创业的里子总是针头线脑的,琐事与焦虑齐?#26705;?#20294;马箫箫永远记得这些质朴的妇女第一次领薪水时的表情。那很可能是她们人生中第一?#39318;?#24049;挣来的收入。经济独立很重要,人格独立同样重要,马箫箫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她们,“你有能力爱自己,才有余力爱别人。”

      复兴手艺

      马箫箫离开故乡的20年里,东乡的传统生活早已被打破,款式新颖亮丽的机械印花快速占据市场,费时费力的手工纺织、印染、刺绣不再受宠,和绣花针一起沦为储物箱里的点缀,只有婚丧嫁娶和重要场合派上用场,年轻一代更是不理解:既然机绣能够以假?#33402;媯?#36824;要手工刺绣做?#35009;矗?/p>

      马箫箫也有相同的疑惑,直?#25509;?#19968;次在临夏市的博物馆看到一件精美的褂子,包边精致,衣片上缀着花,距今至少150年。她清楚地记得,介绍上写着“东乡刺绣”。“好的刺绣是工艺品,可以绣到生活中,成为记录文化的载体,再?#26377;?#19979;去。”她不知道现在的东乡绣娘还能不能做出相同?#20998;?#30340;绣品。她拜访了60多位绣娘,在近70岁的唐努给也那里?#19994;?#20102;答案。

      马箫箫向年近70的唐努给也讨教东乡刺绣的历史。 摄影/胡军

      第一财经跟随马箫箫来到唐努给也家,寻找东乡刺绣更久远的记忆。老人坐在炕上,热情地拿出自己年轻时候的绣品,多半是浆洗干净的枕套。“这个是给女儿结婚绣的,牵牛花的图案,3天就好了。”她找了一个浅紫色枕套出来,喇叭状的牵牛花,以剁绣的方式散落在画框中,聚成更饱满的大朵花儿,相互依偎,寓意情投意合。

      唐努给也爱花,房间里炭火熏得暖,20来盆大大小小的花挤满了角落,姿态饱满,个别娇弱的套着塑料袋保温。因为擅长观察花,设计的纹样别致,她是村里手艺一流的绣娘。比如,她最小号的剁花针刺出的花样,极其光洁精致,背面收线利落干净?#40644;?#32483;则更为精致,往往用到七八根绣花针,针针相?#19969;?#23618;层相叠,明暗有致。

      唐努给也是东乡手艺一流的老绣娘,这个牵牛花枕套是她年轻时候的绣品,寓意夫妻情投意合。 摄影/王晓东

      “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,最后一次绣花还是30年前。”老人用东乡语说。机织的袜子出现前,巧手的妇女甚至将刺绣“武装”到了布袜子上。她们在袜底缝上花样,加固鞋垫,也起到装饰作用。对照这种土袜子,当地人习惯称机织的为洋袜子。“不会做?#22270;?#19981;出去”,唐努给也笑笑。在当地,这门手艺一般是母女或婆媳相传。

      “我们现在的花样,是比较具体的,一般有点年头的图案下面会有一个花瓶,挺抽象的那种,但是它绣出来又是活灵活现的。”马箫箫想,如果把鞋垫上的图案绣在生活日常用品上,就能被更多人接受并使用。

      “让东乡刺绣走出东乡,让苏绣、广绣都知道,在一个偏远的地方,还有一种绣法叫东乡刺绣。这就是我们目前在做的。”她说。

      走出去

      12岁时,马箫箫靠出租格子铺赚了不少钱,这些年做过服装、餐饮、网店,经验丰富。但绣坊刚?#20439;?#19968;个?#24452;齲?#23601;投入近10万元,已经透支了三张信用卡。?#26377;〕源?#19981;愁的她,第一次尝到了“断粮”的滋?#19969;?/p>

      她发愁,“如果有后路,我肯定会退回去。”家人劝她关掉绣坊,她咬咬牙不想放弃——她可以做其他工作,但其他刚走出家门的妇女如果失业,可能再也没有机会。

      市场打不开,就在马箫箫一筹莫展的时候,碧桂园东乡扶贫工作组(下称“扶贫组”)的一纸订单,雪?#20852;?#28845;。通过碧桂园扶贫自有品牌“碧乡”平台,土本土刺绣工坊生产的手帕、?#19968;?#33590;席、收纳?#23567;?#21488;灯等产品,将带着众人的期盼走出东乡。

      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我们?#20848;?#19968;笔大的订单?#27982;?#26377;。”马箫箫从来不掩饰自己在运营上的薄弱和?#24742;#?#22312;碧桂园总部的几天学习,也让她更全面地审视商品生产与经营的关系。

      从广东回来后,绣娘们明显察觉到了马箫箫的变化。她办培训班提高员工的技艺水平,引入科学管理主抓品控,关注新品的开发和打磨。“2019年想做‘女匠十三秀’,能够带出13个特别优秀的绣娘,希望她们在生活中是很优秀的人,呈现在作品上,就是用13种绣法完成一件刺绣,把自己的喜怒哀乐,用一针一线去表达。”

      今年,土本土刺绣工坊重点?#24179;?#22899;匠十三秀”计划,带出13个技艺精湛的绣娘,并用13种绣法完成一件刺绣作品。 摄影/王晓东

      她早早有?#33487;?#24819;法,网罗了不少刺绣能手,49岁的马阿西也是手艺最精湛的一个。她十二三岁跟着奶奶和妈妈绣,出嫁后又学会了双面绣,曾用四个月绣了一件50厘米长宽的《富贵图》,极其精美。2017年3月获得第一届“东乡巧手”手工?#30772;氛故敬?#36187;一等奖后,这位家?#22478;?#23506;的巧妇就被马箫箫留意到了。丈夫因伤致残,她靠辛勤劳作抚养五个孩子,四个上了大学,成为一时佳话。来到马箫箫的绣坊后,稳定的收入让她很欣慰,她要存钱给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书的小儿子买台电脑。

      像马阿西也一样心灵手巧的绣娘,马箫箫的绣坊还有不少,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家境贫困。舀水村的这个小小生产间,短短半年内,成了点燃众多东乡妇女?#36864;?#20204;的家庭希望之地。“马箫箫很有抱负,想把民族特有的东西保留下来。我们在帮扶东乡的同时,也想让它的民族文化特色发扬光大。下一步准备联系当地人社局举办刺绣培训班,按照新的市场需求,去发扬,去保留。”该扶贫组负责?#33487;盆?#23545;第一财经说。

       

      档案:

      东乡县是全国唯一的以东乡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自治县,是甘肃三个特有少数民族之一东乡族的发祥地?#36884;?#23621;区,属国列省扶重点贫困县。

      2018年5月20日,碧桂园启动包括甘肃省东乡县在内的全国9省14县整县帮扶行动,参与33.6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脱贫工作。在东乡,碧桂园援建了龙泉学校,扩招180名学生,解决了316名学生的住宿问题;发动员工捐款?#25163;?#39640;中、大学在读贫困学生;援建的拱北湾异地搬迁产业加工基地,可吸纳超过200名村民就业;采用公司+合作社+贫困户合作模式,援建的150?#30701;?#27754;花卉苗木基地正在建设中;?#22266;?#21361;房改造;通过自己的销售网络将东乡的羊肉等特产销往全国各地。

      责编:李刚

     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。未经第一财经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?#31245;?#20219;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重新?#40092;?亿小农户,创新脱贫长效机制

      贫困小农户联接大市场的方式,一般由对接的企业、合作组织等负责收购农产品,贫困小农户处于产业链最底端,其实是无法分享?#25353;?#30000;间到地头”整个产业?#21050;?#30340;收益。这也就很容易出现小农户实?#19990;?#30410;受损的情况。

      2019-04-06 09:39

      千里归途 | 80后留守儿童变身记:不?#34180;?#30721;农”?#34180;?#40517;农”

      2016年,吴永柏从深圳回到家乡兴国养殖灰鹅,很快“功夫灰鹅”成了响当当的品牌。他将自己的技术传授给上千名贫困乡亲,带领他们共建合作养殖模式,一起致富。

      2019-04-03 22:43

      千里归途 | 秦岭艰险养蜂路:她怎么成了“疯婆娘?#20445;?/h2>

      宁?#24459;指?#30422;率超90%,“90后”蜂农周世红在这片秦岭腹地,带动了养蜂合作社的263名社?#20445;?#23454;现?#30333;式?#21464;?#23665;穡?#20892;民变股东?#34180;?/p>

      2019-03-31 23:49

      千里归途|传承与发展:舌尖上的“香?#32972;?/h2>

      汨罗江畔的湖南省平江县,出产优?#23454;久住?#32418;薯、线红椒等农产品。承袭传统工艺,当地食品加工企业与农户密切合作,发展产业的同时也带动了农民脱贫。

      2019-03-20 21:10

      千里归途|一个村庄的复兴:从“冬瓜大王”?#25509;憔住?#32769;村长”

      在外经商19年的“冬瓜大王”廖志其回到家乡鱼咀村,成为扶贫“老村长?#34180;?#20154;生的这一次急转弯,?#20174;?#20182;得到的一则消息——碧桂园要帮鱼咀建设美丽乡村。

      2019-03-11 21:12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APP
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日报微博
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微信服务号

      • 第一财经
        微信订阅号

      点击关闭
      福建11选5的走势图

       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  1.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wyn7e"></dl>

        1. <dl id="wyn7e"></dl>